三毛:逃学为读书

2019-03-04

带我的兰瑛本是个逃荒来的女人,我们家原来并不需要再多的人帮忙,可是因为她跟家里的老佣人,管大门的那位老太太是亲戚,因此收容了她,也收留了她的一个小男孩,名叫马蹄子。

在跟随父母拜访长一辈的的父执时,总有人会忍不住说出这样的话来:“想不到那个当年最不爱念书的问题孩子,今天也一个人在外安稳下来了,怎不令人快慰呢!”

要再离家之前,父亲与我挤在闷热的蕴藏室里,将一大盒一大箱的书籍翻了出来,这都是我初出国时,顺便请父亲替我警戒保存的旧书,这一次决定了一些仍是可恶的,筹备寄到遥远的加纳利群岛去。

整理了一下战书,父亲累得不堪,当时幽默的说:“都说你最不爱读书,却不知烦去世父母的就是一天一地的旧书,倒不如统统丢掉,应了人家的话才好。”

在咱们这个大家庭里,有的堂兄姐念中大,有的念金陵中学,连大我三岁的亲姐姐也进了学校,只有我,由于上成熟园的年纪还不够,便跟着一个名叫兰瑛的女工人在家里游玩。那时候,大弟弟还是一个小婴儿,在我的记忆里,他好似到了台湾才存在似的。

我们是浙江人,伯父及父亲虽然不替政府机关做事,战后固然回乡去探访过祖父,可是,家仍然定居在南京。

说完父女两人相视而笑,好似在分享一个美好的秘密,乐得不堪。

那时候咱们全家由重庆搬到南京,居住在鼓楼,地址叫“头条巷四号”的一幢大房子里。

两年多以前的夏天,我回国去探访久别的父母,诚然只在家里居住了短短的两个月,可是该见的亲友却也差不久见到了。

这种话多听了多少遍之后,我方才惊觉,从前的我,在亲戚友人之间,竟然留下了那么一个错误的印象,听着听着,便不禁得在心里独自暗笑起来。

算起我看书的历史来,还得回到抗战胜利复员后的日子。


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